想搞未成年

想搞未成年呜哇T﹏T

【罐你】Sex on the plane云霄缠绵

啊啊啊啊啊啊啊👏👏👏❤️💔💕💞💓💗💖💘💝💟💜💛💚💙❣️

道明寿司:

*全程开车,中速预警,坐稳扶好,点开链接,分享快乐。


*热度过100发下篇(高速车)


*梗来自刘嘉玲Dior大使云霄缠绵






所有人都叫他Captain Edward,我却可以在床上唤他“赖冠霖”





【奂你】(也不算奂你)大城小爱

道明寿司:

独立番外:延续《不是师生》人设 


原文链接:点我看小赖和小奂 &这里是完结篇


女主男主性格来自 @世芬芬啵映🍓 的点梗


(傲娇*才子)


期待一会一起搞事情




BGM:大城小爱—王力宏






(上)


    金在奂不太懂自己对凌小七是什么感觉。




    第一次见她在c大学生会招新室,她对自己笑了一下,然后金在奂就鬼使神差地在申请表上写了个“通过”,根本没听进去她说的其他话。


     大二开始所有人都说他喜欢凌小七,因为他像孩子一样表达对女孩子的关注,幼稚地什么事都使唤她。


    但是只有金在奂一个人知道,有什么好事他也会第一个找她,比如让她当了能提高绩点的社团团建组织人,让她和学长联名完成了论文获得了保研资格……


    大三结束,金在奂就算不太懂,他也知道,自己想对她好。




    所以凌小七每天结束中文老师的工作满脸通红地跟金在奂说“谢谢主席”的时候,金在奂决定尽快表白。


    这姑娘肯定等不及了。




    七夕那天他特意早到了赖冠霖工作室楼下,可是等到正常下班时间凌小七都没有下楼。于是他上楼想看看她在哪。


    教室里,凌小七睡得香甜。赖冠霖轻轻拨开她的头发,在她的额间烙下了一个吻。




    感情这一个月的脸红只是中文课堂的后遗症罢了,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就在整个世界都为他感到难过而沉默无声的时候,他的右肩上多了一只手,拍拍他说,“放弃吧,霖哥追她很久了。”


    金在奂吓得脸颊肉颤了两下。


    闻声寻往手的主人,只见她大波浪卷发配着烈焰红唇,皮衣短裙配上CHANEL的链条包,金在奂忍不住叫了声姐。


    “姐,你是哪位?”




    金在奂沉浸在赖冠霖抢走了自己栽培了三年的妹子的痛苦中,没注意到那位“姐”妆下年轻的面容抽搐了一下。


    “我是给霖哥放风的。”




    后来没想到那位姐爽快地答应了金在奂一起出去走走的邀约,只是两人走在大街上难免有人侧目。


    穿着牛仔裤背书包的大男孩右边走着红唇女郎,怎么看怎么奇怪。金在奂尴尬得先闲聊了一句,“那个,你穿的这么漂亮,我还以为你有约了。”


    “没约才穿成这样。有约早就不穿衣服在酒店了。”




    “……你饿不饿,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


    “不饿,吃完这衣服就该爆开了。”


    金在奂看着她束腰的几根细细的绑带,默默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两人散步到了后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金在奂也大概知道了赖冠霖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凌小七然后想方设法把她安在了自己身边。


    金在奂叹着气,抬头看到右手边的一个酒吧,“姐,要不咱们去喝一杯吧。”




    那位姐的脸却突然通红,踏着高跟鞋一边喊着“不去”一边使劲往前走,金在奂突然倔劲就上来了,“大七夕的,别人都一对一对的,你自己去别的地方有什么玩的!走吧,不喝啤酒喝点鸡尾酒也成。”


    金在奂伸手就要去拉她的胳膊,她猛地转了过来把金在奂又下了一大跳。


    “我未成年。”




    在“一点点”饮品店坐下喝果茶的时候,金在奂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面前的女孩一口一口吸着草莓奶昔,逗了逗她:“你今年多大了?未成年?”


    “还有三个月18。你别得意,我很快就能进酒吧了。”女孩恶狠狠地盯着他,唇下的吸管蹭去了一大部分口红,粉嫩的嘴唇和脸上的浓妆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叫什么名字啊?在北京念高中嘛?应该明年高考吧?为什么在赖冠霖工作室装门卫大姐?”


    金在奂只把她的眼神当作是小猫炸毛后的装狠,压根没注意她,只是好奇她这个未成年到底是怎么给赖冠霖把门的。


    “我叫林忱希,过两天大学报到。至于霖哥,我是他衣食父母。”




    金在奂像懂了什么一样同情地看着她,“我说你怎么同意跟我出来走走,原来也是在爱情里受了伤的人。来,干了这杯奶昔,我们的未来还有很长,区区红尘算得了什么!”


    金在奂接着就要和她碰杯,她一脸嫌弃地看向金在奂,“我不是他粉丝。衣食父母是因为,他老板是我爸,我假期没事就在工作室帮忙。”




    “……失敬了林大千金,冒昧问一句您读哪所大学?”


    “c大。”林忱希咽下了最后一口草莓奶昔。






    几周后,金在奂站在新生接待处紧张地搓着裤子。那天和林忱希喝果茶喝多了就说出了“本学生会主席罩着你”这种话,后来林忱希笑着和他说报到那天就去找他的时候,他觉得刚才自己可能醉了。


    毕竟他第一次认识家里有矿的女孩。就怕林家开着林肯加长来送她上学,这他金在奂就不敢去接了。


    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金在奂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那头是急匆匆的跑步声。


    “我快到了,学长,在门口了。”




    三分钟后,金在奂看着面前束起高马尾素面朝天的女孩,心脏漏掉了一拍。


    女孩因奔跑带上的汗珠将额间的碎发粘连,帖服在两边。未施粉黛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像是北京三十二度高温下的一阵清风。


    “忱希,是你吗?”


    金在奂骂了自己的心脏一句没出息,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


    “是啊,学长你好,我是林忱希。”




    


    *乌黑的发尾盘成一个圈,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






    金在奂接过林忱希的行李,突然想到了这句歌词。她的马尾仍旧跟着她的步伐左右晃动,金在奂的心早已不知所终。






(下)


    当金在奂报名参加了新一届的校园十佳歌手比赛时,学生会议室的人全部哀叹一声。


    林忱希在角落整理着资料,不解地问,“前辈们,金在……在奂学长他唱歌很难听嘛?”


     副主席没说话,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弄得林忱希云里雾里的。




    因为忙着准备期中考试,林忱希没去上歌手比赛的预赛和初赛,给金在奂发短信说抱歉的时候,他只是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没事。


    凌晨一点,林忱希昏昏欲睡时,手机叮一声传来一条讯息。


    “但是后天决赛,你一定要来。”




    林忱希到会场的时候有点早,和学生会大部队并没有汇合,她索性站在前排中间像是挤坑一样准备欣赏歌手们的表演。


    接近压轴,她听到旁边有提到金在奂的名字。




    “今年主席不会还唱天塌吧?”


    “学生会的人没否认啊,我感觉八九不离十。”


    “那干啥还压轴啊,听三年了都。”




    林忱希一脸黑线,突然有点后悔站到前排了。


    可是当耳边传来蜜一般的嗓音时,她吃惊地望向台上,金在奂抱着吉他笑着唱起歌。


    眼神的方向,好像是自己。








*


乌黑的发尾盘成一个圈


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


隔着半透明门帘


嘴里说的语言完全没有欺骗


屋顶灰色瓦片安静的画面


灯火是你美丽那张脸


终于找到所有流浪的终点


你的微笑结束了疲倦




千万不要说天长地久


免的你觉的我不切实际


想多么简单就多么简单


是妈妈告诉我的哲理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乌黑的发尾盘成一个圈


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


终于找到所有流浪的终点


你的微笑结束了疲倦


千万不要说天长地久


免的你觉的我不切实际


想多么简单就多么简单


让我大声的对你说


i'm thinking of you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那回城的票根你留做纪念


不必害怕面对离别


剪掉一丝头发让我放在胸前


走到那里都有你陪


相随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乌黑的发尾盘成一个圈


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


那一种寸步不离的感觉


我知道就叫做永远


*




    林忱希18岁生日那天,金在奂把她约到他们没进去的那家后海酒吧,当林忱希波浪红唇出现在包房门口的时候,金在奂笑得灿烂。


   于是林忱希通过金在奂的嘴唇体验了人生的第一口酒和第一个吻。




   


  “我叫林忱希


    我的梦想是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林忱希十七周岁那天的日记








  “我爱的那个人,他会同样用一生的热忱与希望来爱我。”






番外完。